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传媒频道: 从三对“翅膀”看县域党报记者队伍建设

传媒频道
传媒新闻 
从三对"翅膀"看县域党报记者队伍建设
May 17th 2019, 00:00, by 蔡美兴

  县市级党报人才流动性强,队伍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招进来的"菜鸟",容易折断翅膀,需要精心呵护;留下来的"大雁",勤奋、热情,需要真心善待;飞出去的"凤凰",向往梧桐,重在为我所用。

  县域党报 记者队伍 人才观念

  媒体竞争关键是人才竞争。县市级党报发展更加需要一支有志扎根基层、有为有用的人才队伍。在从事县市级党报新闻工作十多年的过程中,我见证了县域党报新闻队伍成长的喜悦、烦恼以及长成后的转身。理性地看待县市党报记者队伍建设,是加快媒体融合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们不妨从三对"翅膀"谈起,实事求是地寻找一些答案。

  招进来的"菜鸟":容易折断的翅膀,需要精心呵护

  "菜鸟"即新人,每个人也都会经历"菜鸟"式的成长,而其中又有许多会折翼而去,新闻记者职业尤其如此。为什么"菜鸟"存活率低?原因大致有三: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我经历了十多年的记者招聘,在应聘人员中,怀着对新闻理想的追求、对"无冕之王"职业的崇敬、对媒体工作的向往者不在少数。通过面试进入岗位后,这些"菜鸟"大多热情高涨,跟着老记者,进机关、跑社区、走田头、下车间,既新鲜又兴奋。采访结束后,不用写稿就可以早早下班,留下"老司机"加班写稿,第二天见报时,看到自己作为见习记者的署名,心里乐开了花。可用不了两三个月,这种快乐就被重复的工作节奏所代替。他们只知道记者的风光,而忽略了背后的艰辛和付出——"万家灯火上班去,披星戴月回家来""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对"无冕之王"这一职业渐渐产生了失望和迷茫。

  游离职业,缺乏敏感。"菜鸟"记者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写什么,即没有题材可写。面对"老司机"一篇篇的稿子见报,与自己一起考进来的"菜鸟"开始独当一面,既没有主动取经,也没有积极下基层采访,有时候甚至呆坐在工位上,即使从微信朋友圈看到当地发生的新闻,也只像个"吃瓜群众",转发一下,讨论几句。一边为没有题材发愁,一边却因为缺乏新闻职业敏感而大把地浪费题材。新闻敏感和素养的缺失,让"菜鸟"还没有"单飞",就开始加速坠落。

  考核无情,管理严格。很多"菜鸟"最怕的就是月底考核分数的公布。现在,县市级党报基本上都是以分数论英雄,如果见习记者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完成相应的考核任务,就要被辞退。我们根据县市级媒体的实际情况,针对"菜鸟"记者制定了一个专项考核办法。在一年的见习期内,如果每个月都完成阶梯式的考核任务,那么满一年后转正,但如果在见习期限内连续三个月没有完成考核任务,就将被辞退。相反,如果在见习期内能够连续三个月完成正式记者的考核任务,就可以提前转正。这条措施是一块试金石,让有能量的人在短时间内就可脱颖而出。但同样,一部分"菜鸟"倒在了无情的考核上。

  策略:新闻记者是一项崇高的职业,也是一项很辛苦、很艰苦、很清苦的职业,需要我们更多的关心爱护、理解支持。面对"菜鸟"的失望、失落、失败,作为管理者千万不可"失策"。没有人天生就是记者,都会经历"菜鸟"阶段。"菜鸟"是县市级党报的希望和未来,一定要精心呵护。现在的80后、90后记者吃的苦、碰的难,的确不如老一辈的记者多,甚至被贴上了自负、慵懒等标签,但他们身上也有明显的优点——接受能力强、思想活跃,只要管理得当,失意时多鼓劲、失落时多帮助、失败时多引导,就可以让他们的翅膀"硬"起来。

  县域党报"菜鸟"记者,只要熬得住辛苦,耐得住寂寞,定得下心,扎得下根,就一定能够实现最初的新闻理想。

  留下来的"大雁":扑腾热情的翅膀,需要真心善待

  飞得最高的,可能不是大雁;飞得最远的,也可能不是大雁。但是能够既飞得高又飞得远的一定是大雁。因为大雁拥有持久的热情和团队精神。

  对记者而言,这份热情源自热爱。在我们报社,有从业十多年的老记者,也有从业一两年的新记者,能够留下来从事新闻事业,的确是因为热爱。他们担当起了宣传的重任,也是党报媒体的中坚力量。

  因爱而干。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我们报社的新闻队伍中,的确有一批记者是因为兴趣爱好,带着新闻理想,心无旁骛,一心扑在工作上,注重学习,不断提升自己,成为骨干。可以说,县市级党报,很多都是依靠着这样几位一心扑在新闻事业上的记者,冲到主题报道、抢险救灾、突发事件的现场,写出了浓墨重彩的新闻报道。我曾经问一个记者,你学历很高、考试能力也强,做记者相对辛苦,为什么从来没有跳槽的念想?这名记者回答说:就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份工作,觉得有激情,锻炼人,"爱一行干一行"。

  主动作为。大雁在飞行中必须具备团队意识,最典型的就是有责任心,能够主动作为,一丝不苟。我们报社有一名记者从业13年,在一线时,除了完成自己的采访任务,总是能够主动补位,哪里需要采访就奔赴哪里,而不是守着自己每个月的考核分数,完成了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不断补位中,这名记者广泛接触社会各行各业,采写各种体裁的新闻题材,成为报社"首席记者",后来即使进入编委会,依然激情涌动,勇立潮头。虽然处在管理岗位,遇到重大采访任务和新闻行动,他总是主动参加采写,新闻综述、新闻评论、主题报道等,样样精通。她说,也正是因为样样都愿意干,所以积累了很多经验,在与别人的协作中,受益良多。可见,主动作为,对一个记者的养成是多么重要。

  团队协作。县市级党报一线采编人员的流动性很大,一年至少要开展一至两次招聘来补充血液。上面说到,"菜鸟"招聘进来后,除了自身努力,更要靠老记者的传帮带,如果没有团队精神和无私奉献精神,就无协作可言。大雁型记者往往非常愿意带领新记者,毫无保留地传经送宝,虽然有时候见报的稿子后面加了见习记者的名字,稿费计分也被分走一半,利益损失是实打实的。但他们在乎的是通过自身的传帮带影响新记者,让其能够快速进入角色,尽快成长起来,这也是对报社发展做出的一项重要贡献。

  策略:只有团队协作,心齐气正,才能释放超强力量。我们需要一支大雁型能打仗、打胜仗的记者队伍;需要一支有红色底色又有鲜明特色的记者队伍;需要一支精诚团结合作共赢的记者队伍。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县市级党报,在记者队伍的培养上,我们要更多地注重在政治待遇、薪金待遇上向大雁型记者倾斜,打破体制机制,让他们的正能量得到回报,用这样的考核指挥棒,引领更多记者归入"雁阵",依靠团队的力量,推进县域媒体融合。

  飞出去的"凤凰":向往梧桐的翅膀,重在为我所用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一些羽翼渐丰的记者,往往把媒体作为跳板。人才的合理流动,可以让一个单位处于活水状态。但是如果流动过快,就可能影响水源水质,甚至造成"干涸断层"。报社是个非常锻炼人的地方,也是出人才的地方。"铁打的报社,流水的人",十多年来的队伍建设中,我们也经历了人才流失的"阵痛" ,很多凤凰纷纷选择"飞"出去。

  考出去。记者经过锻炼磨砺,积累了很多政策理论知识,造就了新闻眼看世界的能力,容易在许多职位的招聘竞争中胜出,比如每年的公务员招聘,对许多记者充满了诱惑。而最终考出去的都是一些骨干记者和中层后备干部。十多年间,我们这样一家县市级报社,考到事业单位的有20多人。有些记者即使很热爱新闻事业,但苦于没有正式编制,缺乏职业安全感也选择考出去。

  被挖走。记者肯吃苦、能吃苦,高节奏的工作造就了高效率。许多部门往往看上这一点,通过各种方法挖人才、借人才。而经历过报社高压工作节奏的记者,也非常愿意被其他单位挖走。比如,记者平时分线跑采访,时间长了,不仅跟一些部门局办、乡镇街道非常熟悉,就连相关的业务和工作内容都熟记于胸。在这一过程中,一些机关部门就通过各种"关系"来挖人,报社也只能"有容乃大",尊重记者个人的意愿,忍痛把优秀的人才放出去。

  调出去。在县市一级,每年的中心工作千头万绪,常常会抽调各方成员一起推进。最多时,我们报社一年中有5名记者、编辑被抽调支持中心工作,有的记者一借就是3年多。这一方面削弱了报社队伍建设的系统性,另一方面对记者的成长也非常不利。由于长期借调,一些单位十分欣赏记者出色的工作能力,就想办法,把借变成了调,一个愿调一个愿走,一些记者就这样被调出了报社。

  策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一些记者在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后,向往梧桐栖,这也无可非议。如果以包容的心态看待,这些飞出去的"凤凰",对记者队伍建设也是一笔财富,因为他们有在报社做过新闻记者的经历,出去后大多还是跟文字打交道,有的在市委、市政府等重要部门工作,岗位决定了他们拥有宝贵的信息资源和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一方面,报社可将他们列为编外记者队伍,为报社提供新闻资讯;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记者提供更多的采访便利和审稿便利。

  这几年,从我们实践的效果看,"飞出去"的人才虽然都离开了报社,但只要能合理地为我所用,对报社的人才队伍建设就具有正向的补充作用。

  (作者系嘉兴日报社平湖分社副社长)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By using Blogtrottr, you agree to our policies, terms and conditions.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